我所理解的禅宗

随笔

Posted by jiang on August 25, 2020
  • 大学的读书中无意接触到禅宗。从《禅者的初心》到古代各种禅公案(由于文言文功底太差,以及对于太过虚幻的故事难以找到共鸣,很难把佛教经典读下去,我所接触到的也仅此而已)对于当时唯逻辑至上的我来说,却完全冲击了我的世界观。
  • 断臂立雪中“我已将你安好了心”是指什么?香岩击竹之后大悟,悟到了什么?永嘉玄觉的一宿觉说了什么?临济宗的棒喝什么意思?这些不是可以用逻辑思考的问题引起了我非常的兴趣。
  • 回想起那些故事,结合一些仅有的生活、工作经验,现在我试图总结下它们给我的体会。(虽然禅宗里说:不立文字,直指人心)

破除执着

  • 禅宗或者修行一个目的就是破除执着。佛家认为我们生来就伴随着执着,这是一切烦恼和痛苦的根源。外人认为因此遁入佛门是消极的,虽然观点看来是消极(而且世事本如此),但是我所接触和了解的情况是僧人或者在家弟子都是认真生活的。你觉得一个认真生活的人是消极的吗?
  • 事实是,执着遍布我们身边。随着工作经验的累积、学习的深入,你会发现各种问题或者阻碍基本来自于对某些观点或者想法的执着。
  • 问题是,有时我们并不一定能意识到自己的执着,而是尝试用另一种执着来替代执着。佛教的经验是持续的日常生活的修行中或者在有师父点化的机缘下,在某时某刻也许会有所领悟。

  • 断臂立雪的末尾是这么说的
  • 慧可:请师父为我安心。
  • 达摩:你将心拿来,我将与你安心。
  • 慧可:我找了,但没找到我的心。
  • 达摩:我已将你安好了心。

  • 在我看来,这儿说的是执着,慧可执着于安心,达摩并不会直接告诉慧可不要执着于安心,因为我们在说“不要怎样怎样的时候”就等于是在说“要怎样怎样”。这也是一种执着,而且是一种分别的观点,会更容易误导弟子,这也许就是高僧大德的智慧吧。
  • 禅公案大多都是这么隐晦。当然也不都是这样,曾经的临济宗为了破除对法的执着,甚至用上粗鄙的言语、呵斥与棍棒。

关于那些“似是而非”的话

  • 读一些公案,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禅师说一些我们认为的“模棱两可、似是而非”的话,比如你就无法用逻辑思考这段话:空手把锄头,步行骑水牛。人从桥上过,桥流水不流
  • 急匆匆的人也许会问:为什么不说人话!有研究的人这么说,禅宗认为文字和语言是有局限的,这样说是为了破除这些局限,当然我想也是破除我们对逻辑的执着,所以有很多佛教经典或者公案都在说“无”或者“空”,或者在描述一个“现实”不存在的事物。
  • 但我想即使片面的文字也能折射一些东西出来,这也是我写这篇主题的一个因素。(能不能看到本来面目有一部分因素在读者身上)

因果关系

  • 除去专业的术语,佛教里面唯一好用逻辑解释的部分,在我看来也就是因果关系一说了。
  • 虽然我们不相信也不追求来世果,但我们都知道事情的发展和我们所处的状态是有前因后果的。这也无需多解释(唯物主义辩证法已经说得很明白了)
  • 有情来下种,因地果还生,无情亦无种,无性亦无生,通俗的话说,我这儿认为有情是有情大众(也就是人),无情是无情众生(万物)。前褒后贬,烦恼即是佛性,如果连心都不动那就是石头了。当然也有人认为是前贬后褒,无情无性是更高的修行层次。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看到里面的因果关系。

应须恁么会,方得契如如

  • 行文至此,按照常规的逻辑你也许会想,那我如何放下执着呢?
  • 放下执着里面其实也包含了一种执着,首先是对放下的执着,更深层次的是对“我”的执着。谁放下?《禅者的初心》这么说:并不存在一个“我”让你去放下,我们只存在于呼吸之间,让我们只管呼吸(或者说关照呼吸)。
  • 是不是感觉越听越乱,这就对了,在那儿体验大于逻辑。
  • 禅宗里面很多偈语和句子都是非常优美和智慧的,读起来百遍不倦,如沐春风,让人宁静。工作之后不再像大学时那么悠闲了,也失去了很多阅读的心情,只能偶尔看些只言片语,本来研究的也不深入,喜欢的也还是来来回回的那几本白话书。写得好还是差,就这样吧
  • 就以洞山良介禅师的偈语来结尾吧:切忌从他觅,迢迢与我疏。我今独自往,处处得逢渠。渠今正是我,我今不是渠。应须恁么会,方得契如如